王易木你要对我负责

一碗糖水。:

又名《两个傻子谈恋爱》。

专业知识全上网搜的,bug超多。

是给 @林间@37.2℃。 的生贺文,生日快乐。



  丁若虚的出现,在王易木万籁俱寂的春天里炸了个烟花。

 

  是红色,王易木说。拥樱入怀的短时幸运带来的牛鞭效应只能四分五裂,灰褐吐出嫩白,粉红洒出与银河交媾。

 

  是黄色,王易木说。还未完全消融的皑雪染上光晕,视网膜暂时失色蒙灰,千篇一律的是黑夜的闪光。

 

  谁不喜欢丁若虚呢?王易木这么问自己。

 ...

“白桃,代码,和一些冷笑话。”
“星辰,闪光灯,和加了薄荷的柠檬气泡水。” 

我的cp观:

这他妈就是爱情给我锁: 1%


不是爱情向但感情很好/互动很可爱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99%


并且我只会看第一类的R18,我好奇怪一个人(.....)

Peter和Remy在天台上接吻了。

就在一分钟之前Remy还保持着搂着Peter的腰却无从下嘴的姿势,怎么说这两位也是谈了一个月恋爱连手都没牵过的情侣。尽管得到了速跑者再三的许可,终于下定决心吻下去的时候却被速跑者慌张的躲开。

这样的迷之死循环重复了三次,或者以上。

就在Remy为安抚怀中不安分的幼豹一样的男孩费脑筋的时候,Peter的嘴唇覆了上来。当然带着富有速跑者特点的速度,就连有着熟练吻技的Remy也被猝不及防磕到了牙齿。男孩的嘴唇很软,因为经常吃糖所以可以在上面尝到些甜味,似乎还有淡淡的薄荷味。

牌皇本来以为男孩接下来还能耍出什么能让自己更惊讶的小把戏,然而从对方只会在嘴唇上...

Venable突然把我们召集在一起绝对不会发生什么好事。到了现在绝对不会有人再期待着什么了,房间外传来鞋底与地面碰撞的声音,步伐不紧不慢,我向着声源看去。出乎意料的新面孔,他大概是随着那天的警报来到哨所的人。


嗯,哦。哇哦...。这个距离和姿势总得有点故事。好了,他开口了,希望内容不会再是什么激励人活下去的演讲发言,就像那首每天循环播放的歌的歌词一样。拜托,拜托,说点儿别的...


Survive。是的,我听到了——幸存,生还。我就知道这个有着领袖气质的男人不会让我失望!我有机会在末日中活下去,并且摆脱这个一团糟的以另一种方式迎来死亡的生活方式。等等,现在的不应该是那儿都有什么!我应...

随笔

那是双像大海一样的眼睛。


理智在不经意间四散开来,又七拼八凑的拼合在一起。连那像是不经意露出的笑容也会让人沉醉其中,像是苹果酒的味道,酸酸甜甜,又带着些迷人的酒香,只是味道就足以让人产生醉意。不光是眼前的他,世界变换成那样的蓝。没有汽笛的声音,人群的喧闹,我的世界停在了那一刻。


而我却是无色的。


――   “自此以后,我的世界全是他的颜色了。”
――   一个病入膏肓的人这么说着。